NIM

梦想是写出给人带来温暖和悲伤的文字。最喜欢的作家是太宰治和一些小众的短篇作家。目前最爱的文章是《秋风记》。这里只有一颗荒芜的心和爱着你的我。NIM或者薛龄。

猫(二)稍雷卡帕佩。慎入。

‖给卡米尔
‖猫性
‖雷卡微帕佩
‖不知道是猫化卡还是卡形喵

  猫并非都是那样的懒惰。无管说它冷艳也好,孤僻也罢,猫对于人类来说都有着一股很大的吸引力。我认识一个这样的男孩。他有着和猫一般令人惊艳的动人眼眸。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人们把人类难以捉摸的性子分成两种——犬性和猫性,可说各有千秋。根据人们的行为和发言便可以轻易的对某个人下定论。我便是如此。

  野猫天生就不可能蜷缩在安全的区域,他必须承受很多的关乎生死的灾祸。他必将有着目标,亦或是信仰。你会深陷他那不知有多少美好词语可以形容的海蓝眼眸,他们说,那便是“星辰大海”。他的毛发,一定是蓬松而柔顺的。他是存在自身世界的王子,有着只有自己理解的顽强傲气,无需任何人为其安抚顺毛。野猫也会有伤,仅仅独自舔舐伤口以求愈合。
  野猫只对认可之人忠贞不渝。叛变是对强迫其划为自身所有物的愚笨的主。本质上来讲,他的存在,一切事物仅送与认可之士,而愚笨贪婪无能者,是“被害者”。入海盗肆虐般被洗劫一空。绝对的冷静,极其迅速缺不染风尘的出击——与犬类大不相同。那便是猫。
  海盗掠夺财宝,野猫俘虏心智。
  他不会认输,哪怕拼到最后一刻。用尽尖细獠牙利爪战胜敌人。不显肆意张扬,不显贪婪无能。时时刻刻警惕用绝对正确的最优解解决事件。
  这便是猫。

‖以下ooc
  雷狮在房间外面捡到一只灰色的猫。那只猫似乎过于冷漠了,一直仰头蓝色眼眸半睁静静望着他。雷狮不会养猫,任何动物他都没养过。他之前做过的仅仅是驯服——用超强的实力迫使野兽听话。他不知道这只猫要吃什么,准备什么,于是,雷狮决定打电话问养了一只狗的帕洛斯。
  “帕洛斯,猫要怎么养?”
  “老大养猫了?”
  “别问那么多,直接告诉我。”
  “已经传到您电脑上了,虽然是养狗的教程但是我觉得这对于猫应该也适用。”
  “好。”
  另一端的帕洛斯感到有些奇怪,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什么,他伸手摸了摸佩利的头。歪头对着黄毛犬轻笑一声眯了眯眼。他说“乖狗狗。”
  第二天,雷狮钻研透了那篇教程。结果让卡米尔有些不知所措的对着一根狗骨头。

‖单独给卡米尔的一篇。雷卡真好啊qwq

猫(一)

‖可能无病呻吟
‖无结局
‖“最喜欢的是主人的笑脸即使再也看不到。”
‖有可能会有很长的关于猫的系列

A有一只猫。他养这只猫很多年了。在他出生,这只猫就已经存在了。
  猫不是什么珍贵的品种,杂色的花猫而已。A也是一个普通人,没什么大的本事。A和猫住在临近海边的小房子里。就这么一人一猫,不爱与他人谈话,依靠捕鱼生活。他们就这样临靠大海,年复一年的望着海的边际与殷红的夕阳。
  有一天,A转过头对猫咪说,他想要一栋在海的那边的房子。他嘴角弯弯,笑容璀璨。猫咪蹲在A的脚下,似非似懂的抬了抬头望着A。
  猫咪记住了这句话。它祈求造世主,给它的主人A一栋只属于他的海那边的房子。
  “仁慈的主啊,这是我报答他的唯一机会。我也老了,不能抓老鼠了,您能同意吗?”
  “哦?我谦卑的子民,这虽然不是什么难事,可是这需要付出代价啊。”造世主俯下身,用他的大手摸了摸猫的小脑袋。
  “我愿用我的两只眼珠换得主人的房子。”猫咪说。造世主同意了,立刻着手搭了一栋小小的房子。第二天,一份遗嘱寄到了A的家里。上面写着:A先生,您的父母为您购置了一套房屋...A的父母很早就去县城打工了,现在一直都没回来过。A天真的想,可能是父母已经赚到大钱了吧。
  A年纪已经不小了,他觉得自己可以重新开始。做一个生活每天都不一样的人。他迅速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架上小船立刻出发。
  可是,他忘记了猫。
  不过这对他来说无关紧要,有了一套房子,证明他的人生已经开始了第一步。这的确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一只老的掉牙,双眼失明的花猫,既不会游泳也不会干活,又有什么用处呢?猫只听到主人的欢呼雀跃,听到稀稀疏疏的声音,听到最后一声“砰”超响的关门声。
  它说。真好。他终于圆梦了。想必,笑的也很开心吧。猫咪叹了口气,随后嘴角绽放出一个酷似主人的大大的笑容。
  果然,世界是美好的。

(童话这种东西果然还是写不好啊,看上去相当的粗制滥造。)

#末 忘羡小甜饼

#忘羡 小甜饼吧第一次写见谅。ooc我的,人物墨香的。
“活着,何其美好
由于我出生人世
再由于,在你心里。
———狄金森”

一.
  躁动不停的夏日。
  整天和蓝湛腻歪的日子魏无羡是不会腻的。虽说云深不知处有那天子笑,也有温泉,但那毕竟是温泉,一泡下去全身都开始冒汗。为此魏无羡还是诸多嘟囔。但是蓝湛在云深不知处,那他便一定要待在云深不知处。
  终的有了一天魏无羡耐不住了,扯着蓝湛的袖子说着要去游泳就要拉着蓝湛往外跑。蓝湛稍稍抬眸望向那人,抿唇片刻没有阻止魏无羡,便一溜跟着人出了门。
  “蓝湛蓝湛,咱们去游泳!”
  “好。”蓝湛答到。蓝湛是喜欢兔子的,比起随时都可能出问题的水下,他更喜爱草地。但是既然魏无羡想去,那就去吧。
  看他游便好。蓝湛如此想到。
二.
  魏无羡是找了条小河,见到河他就欢呼雀跃的脱光了衣服跳水里去了。蓝湛并没有随他,淡淡的坐在一旁看着。魏无羡自然不会只是安分的在水里泡着。一会儿整个人都埋在水里只见水面上不停的泡泡。一会又兴起抓起了河里的鱼。
  兴许是玩累了魏无羡便靠在河岸边泡着盯着蓝湛看。河不算深,魏无羡站直也才到他前胸。
  “喂,蓝湛,你怎么不下来啊?”魏无羡眨巴眨巴眼,对着蓝湛问道。突然似想到了什么一下笑出了声,见蓝湛那一脸问号笑的花枝乱颤支支吾吾说不出声。
  “我说啊,蓝二哥哥你,莫不是不会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婴刚说完见蓝湛的脸上隐隐有发黑的迹象继续开怀大笑起来。
  “会。”
  “啊?”
  “会水。”
三.
  答案可真是让人意外。魏无羡止了笑,故作严肃的把双手抵在下巴处。自是风流的桃花眼微微上调尽显心中笑意。倒是一下鼓掌朗声开口。
  “那尊贵的姑苏蓝二哥哥,不妨下水来陪陪我这个小人物?”
  魏无羡自是坏心,一边说着便去拉蓝湛的腿,心想蓝湛若是跌倒扑下来自己便刚好能把他抱起,想想便觉得有趣。
  蓝湛自然知道他的心思,魏无羡刚拉他腿时他便发现。眸色幽幽似思考片刻便下了水。魏无羡自是以为自己计谋成功,倒是喜悦无比。笑脸莹莹的伸手欲接。却未想到却被蓝湛一下压倒水底。
  谁说姑苏蓝氏举止文雅来着。
  魏无羡的背贴在河底,蓝湛就宛如俯视般压着他的手臂。魏无羡倒是瞪大眸子盯着蓝湛看,蓝湛自还是那一脸无表情的模样。魏无羡呜呜呜的似乎说什么,脸有些涨红便一下抱了蓝湛的腰腿也缠上去和蓝湛一起浮到水面。蓝湛本就是穿衣下水,这一来白色长衫全全净透,头发上脸上也挂着水珠。倒是显得诱人几分。抹额歪斜倒也没人去打理。另一边魏无羡更是过分,之前便褪了衣物现在这么一浸脸上头发全部滴答着水,或许怪他水下还睁眼眼圈也是泛了红色。魏无羡倒没有意识到自己就这副模样缠着蓝湛会发生何事,倒是蓝湛先前一步发现低头看了看魏无羡动作猛的一顿遂直接别头不瞧连耳尖都在泛着粉红。过了一会魏无羡才猛然反应过来立刻从蓝湛身上跳下来满脸对不住的表情。
  “我说啊...蓝二哥哥你莫不是想在这里做?”
  蓝湛呼吸停了两秒。文雅如蓝湛,脸倒是越发红了些。“...不。不知廉耻。”
四.
  结果自然是。魏无羡的腰又疼了一天。蓝湛借会污了河水之名把魏无羡抱上了岸。此后,魏无羡又在暗暗琢磨是不是不该过多调戏蓝湛了。

似乎烂尾。唉。